快捷導航

快捷登錄

切換風格

灰蓝 咖啡色 淡黄 红色 蓝色 青色 紫色 淡绿 黄色

內容詳情

[鎮雄熱點] 坡頭鎮政府強拆四百萬廠房

樓主

獵鷹D翅尖 Lv.2

2021-5-5 11:09:0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
坡頭鎮政府強拆四百萬廠房,信訪認定卻顛倒黑沒有開辦手續,我是云南鎮雄縣坡頭鎮新場村的村民駱登賢,我一生熱愛黨和政府,相信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我和我們的村民們都能走在脫貧致富的康莊大道上。
我的強新膩子粉廠的前身是在謝紅軍擔任新場村支書期間,謝紅軍帶領群眾創業在極度污染無法復耕的土地上召集有11個人自愿入股,共籌集了35萬元,利用水泥廠的場地開辦。
謝紅軍他們開辦膩子粉廠時擁有了一切合法手續,我接受之后同樣有合法的開辦手續,我家接手膩子粉廠后,共計投資400余萬元對企業進行了升級換代。
強新膩子粉廠建廠合法,經營十多年也合法
2020年,離我家的膩子粉廠不遠的一家制磚廠被政府部門強行拆除,這個磚廠同樣是建在原硫磺廠污染的荒廢土地上,我隨后主動咨詢村支書和謝紅軍,得到的答復是強新膩子粉廠不在應拆除的紅線范圍內,強新膩子粉廠可以放心生產。
令我沒想到,拆除水泥磚廠的20多天后的6月1號,坡頭鎮鎮府的工作人員突然在電話里通知要拆除膩子粉廠,電話通知的當天挖機就迫不及待開進了廠區。
還沒等我一家反應過來,坡頭鎮第二天就要來開始強拆,后來請求先安頓好養殖場內的幾十個生豬,才得以延緩幾天拆除。6月7日,鎮鎮府指派村委會人員帶著謝紅軍兒子的挖機到現場,將場地內的大部分建筑物全部拆除。
強新膩子粉廠被拆除的生產用房面積有上千平方,有彩鋼瓦結構的廠房,也有原水泥廠的磚混結構房屋。
拆除工作一直持續了幾天,以我一家之力根本無法抗衡政府組織的強拆行動,只能在錄像保存證據中眼睜睜看著辛苦創業的工廠被摧毀。
政府不給任何解釋和賠償,強行拆除膩子粉廠
要說這塊地是耕地,被拆除的廠房是在當時的謝紅軍支書管理經營期間就建蓋好的。在被拆除之前沒有任何書面通知,沒有下達過行政處罰決定書之類的程序性告知書,僅憑工作人員手機里一張不準確的衛星圖就認定膩子粉廠在紅線范圍內,沒有和駱登賢家達成任何協議就強行拆除。在鎮領導安排的拆除行動中,強新膩子粉廠內的設備來不及作二手設備出售,在有限的幾天時間只得當做廢鐵處理。
我的強新膩子粉廠被拆后,政府部門在原廠區內樹立“扶貧增減項目”的牌子,沒有任何人向駱登賢釋明何為“增減項目”,也不知幾十年都是工業用途的土地為何突然就成了紅線范圍內的耕地。
我本想耐心等待政府部門解決拆除工廠的后續事宜,但坡頭政府非但沒有任何后續溝通,反而還在各方面找駱登賢一家的茬,先是過問房前的排水溝,后又要看建房的相關手續。
我是老實巴交的農民,我一家生活在惶恐之中,雖然房屋是有合法建房手續的,但仍然擔心政府部門繼續違法,已被摧毀了工廠,又要拆除住房。
鎮雄縣自然資源局作出不切實際的信訪答復
我請求政府部門按照程序,參照為保護赤水河流域,拆除了新場村電站的政策,對強新膩子粉被拆除也作出相應的補償。
我從信訪到網訪,作為將廠子轉讓給我的謝紅軍和負責回答信訪事宜的鎮雄縣自然資源局是如何答復的呢?
謝紅軍是今天的母享鎮的副鎮長,我上訪之后,他打個電話問了我們這個強新膩子粉廠的一些問題,就直接回復我說我反應的問題不屬實。
謝紅軍對這個廠的情況是最為清楚的,當時謝紅軍是本廠最大的股東,他為了保證自己的利益和11個投資人的利益,每年收取租金63800元,將這個廠承包給我經營。
2013年,謝紅軍和股東們作價35萬元,將這個廠轉讓給我。
謝紅軍他們轉讓給我的時候承諾:不用辦任何手續,只要把營業執照的法人代表轉為我的名字就行。
當時,這塊土地是屬于田壩村民組和水溝邊村民組的,我交過一年的土地使用費給水溝邊和田壩村民組。
鎮雄自然資源局給我的信訪答復是:我沒有辦理相關手續。
我真的沒有辦理相關手續嗎?
“我的營業執照、注冊商標證、稅務登記證、組織機構代碼證這些不是相關手續嗎?這些東西難道是我們說辦就能辦理的嗎?”
我從他人手中轉讓而得的膩子粉廠真的是不合法嗎?
“如果我今天的強新膩子粉不合法,那么,當時任新場村村支書的謝紅軍明知不合法,還將其轉給我,這不是故意讓我來當替罪羊坑害我家嗎?
拆除我這個廠的時候,沒有經過任何公開告知,現任新場村支書趙玉香就直接安排謝紅軍兒子謝閆山的挖機進場,把我們辛苦經營多年的廠拆除了。
然而,就在我強新膩子粉廠下面的三星煤礦占地幾百平米的配電房為啥沒拆?
“這個配電房是謝紅軍指使,出錢讓我出面買下來的,所以他一個電話就可以不拆除,這是一個什么狀況呢?“
母享鎮副鎮長謝紅軍的做法讓我難以接受。
鎮雄縣自然資源局的答復同樣令我不滿。
坡頭鎮街上茂源賓館、百佳超市、茶林茂源加油站、茶林建材、強站新場小區旁的好土地用于建房,這數千平方米全是謝紅軍的財產,為什么這些都能合法批到手續,而偏偏轉給我的這個膩子粉廠不合法呢?
我從從一個合法企業主被逼迫到了上訪控告的路上,我不需要國家扶貧,我不需要的是公平的處置我價值400萬元的合法企業被非法拆除的事情,不然,我將從此走上上訪之路。
我反映的情況全部屬實,我只要政府依法行政,不要政府的任何精準扶貧的照顧。這是一個存在十多年的老廠,所需土地是建設在不能復耕的污染區內,當年建廠都是合法的,經營了十多年也是合法的,政府可以強拆,但是為什么不按照強拆的法定程序來進行呢,說搗毀就搗毀,這叫我到什么地方看見依法行政的影子呢?
從開辦企業到上訪控告,請上級領導傾聽我家呼聲,價值400多萬的廠房被拆除,且不給任何解釋和賠償,我家辛辛苦苦幾十年,從此回到了和舊社會不如的境地去中,這叫我家如何不上訪喊冤呢?
實名聲明
實名控告人:駱登賢
身份證號碼:532128196402041716
聯系電話:18887027686
平臺賬號:q18887027686@163.com
本文由實名控告人驗證掃碼發布,其聲明對本文、圖片真實性和公開發布負法律責任




來自: Android客戶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首頁

論壇

導讀

我的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欧洲熟妇牲交XXXXⅩ欧美老妇_酒色欧美网一区二区_欧美又粗又大一进一出视频_日本乱偷互换人妻中文字幕